<dd id="giu44"><optgroup id="giu44"></optgroup></dd>
  • <nav id="giu44"></nav>
  • <xmp id="giu44"><nav id="giu44"></nav>
  • 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廣藥集團,如何在梅州梅縣的“西伯利亞”開出脫貧之花?

    2021-03-09 15:09:36 南方日報·梅縣視窗 黃韜煒

    南方日報:廣聚合力促脫貧 藥到病除拔窮根——“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廣藥集團助力梅縣區松源鎮三村脫貧蝶變


    一雷驚蟄始,微雨眾卉新。驅車駛入梅縣區松源鎮灣溪村,蜿蜒的小溪穿村而過,清澈見底的溪水滋潤著綠油油的煙葉,近處房屋錯落有致,路燈、公園、廣場、親水步道一應俱全,遠處青山含黛、云霧繚繞。

    望著眼前這幅煙雨詩意圖,很難想象這里曾是個落后的省定貧困村。

    5年前,3名90后小伙子,帶著全國最大制藥工業企業——廣州醫藥集團有限公司的豐厚資源,從一線都市廣州,來到了有著“梅縣區的西伯利亞”之稱的松源鎮,開啟了對松源鎮灣溪、徑口、園嶺3個省定貧困村的對口幫扶之路。

    5年來,村子一天天美了,村民的信心足了、錢包鼓了、笑容更加燦爛了,3個村140戶352名貧困人口全部實現脫貧。與之相反,3名小伙子的皮膚黑了、頭發白了、雙手糙了,他們卻說:“這些年,我們早把松源當作‘第二故鄉’了,看著眼前這一切,值!”

    5年前,廣藥集團3名90后小伙子來到松源鎮,開啟了對口幫扶工作。受訪者供圖


    ●黃韜煒 曾健鋒 王利玲 譚獻之 張亦仕


    激發內生動力

    魚漁并授 志智雙扶

    “在貧困戶這一特殊人群中,除了疾病等客觀因素外,不可否認有一部分是由于自身脫貧意志不強等主觀因素致貧,長期貧窮的狀態造成了他們悲觀麻木的心態。”這是廣藥集團駐松源鎮灣溪村第一書記兼扶貧工作隊隊長巫小錦在扶貧日記中寫下的一段話。

    “我第一次見他時,從他的眼里看不到一絲斗志。他也不愿意讓別人去幫忙。”巫小錦口中的他,是該村曾經的貧困戶陳勝富。陳勝富患有侏儒癥,其妻子有精神病史,不愿跟外人接觸,一家人的生活僅靠低保救濟金和種植一點水稻勉強支撐。

    “去一次不行,就去兩次三次,總能打動他。”就這樣,不知道經過多少次嘗試,陳勝富終于向巫小錦敞開了心扉,兩人開始交流起來。

    “一開始我們考慮到當地種煙葉的優勢,鼓勵陳勝富種植一些經濟作物。但經過溝通發現,由于其患有侏儒癥,手指比正常人短小,很多動作對他而言異常困難。”最后,巫小錦和村干部商量,決定幫助陳勝富養牛。

    在扶貧工作隊的鼓勵和幫助下,陳勝富重拾信心,搭起了水泥牛棚,事業也慢慢步入正軌,如今已是村里的養牛能手。“是他們一直鼓勵我、支持我,讓我們一家人重新燃起了希望,家庭收入也翻了兩番。”陳勝富說。

    在扶貧工作隊的鼓勵和幫助下,陳勝富重拾信心,如今已是村里的養牛能手。何森垚 攝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

    生活同樣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還有園嶺村的一對姐妹花。姐姐王巧琴,是福建省中醫藥大學中醫臨床專業在讀的碩士研究生。妹妹王巧花則是江西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專業的大二學生。家里還有年邁多病的奶奶,以及留在家中照顧奶奶的爸爸王福新,為了家庭生計奔波在外的媽媽。

    在園嶺村,大學生寥寥無幾,而王福新一家卻出了兩個大學生,村民們都覺得兩姐妹很爭氣。但一家五口所有花銷全靠媽媽微薄的務工收入,姐妹倆的學費和生活費,成為了家里最大的開支。

    了解情況后,駐村第一書記羅如亮先后幫姐妹倆申請了教育補助、生活補助,還讓王福新參加農業技術培訓,并發放雞苗、牛苗、柚樹苗等農資,讓其在家照顧老母親的同時,增加額外收入。

    “光是姐妹倆的教育和生活補助,一年就有將近3萬元,現在懸在心里的石頭總算可以放下來了。”王福新說,去年疫情期間,兩個女兒還主動請纓成為防疫志愿者,用所學專業知識守護父老鄉親。兩個女兒也都說畢業后想回鄉發展,用所學回報家鄉。

    徑口村黨群服務中心的“紅色書吧”,成為了村民學習“充電”的新場所。何森垚 攝

    在此基礎上,2019年3月,廣藥集團還聯手梅縣區委組織部,在徑口村成立了梅州首個村級農民夜校、梅縣區首個村級黨員教育示范點,通過不定期聘請農林水畜專家及農村致富能手等為村民及貧困戶授課,傳授種養技能和實用知識。此后,園嶺村、灣溪村也以村企共建的形式相繼建成農民夜校,以“志智雙扶、魚漁并授”有機結合的幫扶模式,激發村民脫貧奔康的內生動力。

    產業長效脫貧

    因地制宜 打造“不走”的扶貧隊

    “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灰暗、最絕望的時光,如果沒有巫隊的鼓勵和幫扶,可能真的就走不出來了,也就沒有今天的幸福日子了。”說話間,灣溪村村民陳志浩和妻子正在嶄新的小洋樓里做飯,等待著兩個孩子放學回來。

    陳志浩與妻子正在廚房做飯,等待2個孩子放學回家。何森垚 攝

    放下手中的鍋鏟,陳志浩說起了那段往事。多年前,在外務工的他因一場意外摔傷了腰和腳,從此便干不來重活,生活過得格外拮據,第一任妻子生下兒子后,便離他而去。陳志浩只好又做爹又做娘,靠摩托搭客和打臨工勉強維持生計。

    “孩子一天天長大,開銷也越來越大,有時窮得交不起房租,我一度覺得這輩子已經完蛋了。”陳志浩說,2016年,他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點。

    那一年,廣藥集團對口幫扶松源工作啟動,駐灣溪村第一書記巫小錦在走訪中了解情況后,接連上門鼓勵他堅定信心,并結合實際為他量身定造了產業幫扶措施,發展起種植經濟作物、水稻和養牛等產業,陳志浩的生活漸漸有了起色。

    陳志浩與妻子正在檢查煙葉長勢。何森垚 攝

    次年,陳志浩又結識了同村的現任妻子,兩人很快便走入了婚姻的殿堂,這下他的動力更足了。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煙葉和水稻越種越多,家庭收入相較2016年以前增長了6倍。2018年,兩人拿出積蓄,開始建起了兩層半的小洋樓。今年春節前,小洋樓完成了一層裝修,一家4口終于在屬于自己的“甜蜜小窩”里過了個豐年。

    “現在大家都說我是‘收入翻番,家庭成員翻番’。”話到此處,陳志浩與妻子相視一笑。

    收入翻番、家庭成員翻番的陳志浩住上了小洋樓。何森垚 攝

    產業扶貧是脫貧攻堅的基礎和支柱,也是實現鄉村振興的關鍵所在和重要抓手。因地制宜制定適合本地的脫貧方略,引導和扶持發展特色產業,是實現由“輸血”救濟到“造血”自救的依托,也是鄉村振興的物質基礎。

    松源鎮是梅州的重要煙區之一,同時也是梅州柚·梅縣金柚的重要產地,依托這兩項傳統優勢產業,廣藥集團通過技能培訓、獎補農資等形式,積極引導貧困戶參與煙葉、金柚種植,推動徑口、灣溪、園嶺三村形成了種植經濟作物750畝,種植柚樹8.7萬棵的規模,讓貧困群眾走上脫貧奔康之路,徑口村村民王惠松便是其中一員。

    2016年以前,王惠松一家種有柚樹100多株,但由于缺乏管理,柚子的價錢一直不佳,一年忙到頭,除去成本所剩無幾,日子過得一貧如洗。“當然想多種一些,但沒條件啊,說白了就是沒錢!”王惠松說,扶貧工作隊的到來,讓他的生活發生了巨變。

    “除了給我獎補樹苗、肥料等農資,還請來了農技專家手把手教我們,什么時候該用什么肥料,該怎么防治病蟲害,說得明明白白,我還留了專家的電話。”王惠松說,眼下他家的種植規模已擴大至300多株,年收入可達11萬元,是以前的10多倍,打算用這筆錢蓋個新房子。

    在此基礎上,廣藥集團還投資5億元,于2020年下半年在廣梅產業轉移工業園建成王老吉大健康基地、采芝林產業服務基地,帶動就業600多人,真正打造“廣藥集團不走的扶貧隊”,強化幫扶長效機制。

    鄉村蝶變升級

    描繪新時代“富村山居圖”

    “做夢都不敢想,一家人能這么快住進屬于自己的新房,再也不用挑水,再也不用擔心房子會塌下來、回家會沒信號了。”說起近年的變化,靦腆的林國強咧嘴笑了。

    林國強此前是徑口村的一名貧困戶,多年前因一場車禍腿腳落下了毛病,家里有2個孩子在上學,還有個老母親要照顧,日子過得一貧如洗。最讓他頭疼的是,一家人居住在徑口村最偏遠的自然村,這里四面環山,交通不便,連手機信號都沒有。此前這個小山坳里還住著七八戶人家,這些年都已陸陸續續搬離,僅剩下他們一家人戰戰兢兢地獨居在祖輩留下的毛坯房里。

    “換房子,想都不敢想,自己沒有錢,這么窮也沒人肯借錢。”談起過往,林國強深深嘆了口氣。

    2016年,駐村第一書記王卡了解情況后,幫助他發展起養豬、養牛、種煙、種水稻等產業,并為其孩子、老婆申請助學金、務工補助,加上各項投資分紅,年收入從2016年的不到1萬元,迅速增長至10多萬元。

    生活漸有起色,日子有了奔頭,但林國強心里仍懸著一塊石頭——危房。2017年,扶貧工作隊為他申請了危房改造項目,取得4萬多元的危房改造資金,再加上他辛苦奮斗攢下來的錢,終于在離村委較近的地方買了地,建起了新房。

    靠著扶貧工作隊“拉一把”和自己勤勞的雙手,如今的林國強已搖身一變成為了村里的種植大戶,也實現了一家人住新房的夢想。

    鄉村面貌煥然一新。何森垚 攝

    人人有產業,戶戶住新房。村民有了出路,扶貧工作隊和村“兩委”便騰出手來改變村容村貌。

    “你看這里,是近年新建的村民綜合活動中心,這里是新修的大橋。來來來,你看這親水棧道美不美?”說起村里的新變化,灣溪村黨支部書記陳璧玉感如數家珍。

    “這條路是連接灣溪村和五星村的村道,也是我們村重要的生產道路。你不知道,以前這里還是凹凸不平的爛泥路,兩邊長滿了雜草,還沒有路燈,小車過不去,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別提有多受罪了。”在寬敞平整的光華路,村民陳伯見到筆者來訪,不住地夸了起來。

    廣藥集團籌資捐建的光華路,讓村民生產生活更加便捷。何森垚 攝

    走馬松源三村,干凈整潔的硬底化村道四通八達,一排排太陽能路燈夾道而立,煥然一新的公園廣場不時傳來歡快笑聲,儼然一幅新時代的“富村山居圖”。

    5年來,在抓好貧困戶脫貧工作的同時,廣藥集團先后在灣溪、徑口、園嶺三村修建道路5條、修筑水圳6.2公里,安裝太陽能路燈301盞,建起通信信號塔1座、村民文化活動中心3個,實施人居環境整治工程等一批廣受村民贊譽的美麗鄉村建設項目,帶動形成了“支部帶頭干、黨員發動干、群眾自主干”的美麗鄉村建設熱潮,讓鄉村面貌蝶變升級、煥然一新。

    如今,廣藥集團幫扶的3個村產業興旺、環境優美,群眾收入倍增、生活幸福,對齊奔小康充滿信心。廣藥集團也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獲評“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

    村民載歌載舞,慶祝徑口村民文化活動廣場落成。受訪者供圖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恰恰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接下來我們將把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平穩交匯過渡作為重大任務來抓,健全防止返貧動態監測和幫扶機制,以體制機制創新為先導、產業扶貧為根本、扶貧資產管理為支撐,多措并舉鞏固拓展脫貧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談及下一步的發展,3名90后小伙目光堅毅。

    數說

    ●對口幫扶工作開展以來,廣藥集團共投入資金物資1000萬元以上,幫扶松源鎮灣溪、徑口、園嶺3個省定貧困村140戶352名貧困人口全部實現脫貧。

    ●在產業、就業幫扶方面,通過技能培訓、獎補農資等形式,積極引導貧困戶參與煙葉、金柚種植,推動徑口、灣溪、園嶺三村形成了種植烤煙750畝,種植柚樹8.7萬棵的規模;建起6座總功率274.6千瓦的光伏電站,推動3個村集體收入年均超過10萬元;廣藥集團還投資5億元,于2020年下半年在廣梅產業轉移工業園建成王老吉大健康基地、采芝林產業服務基地,為當地解決勞動力轉移就業600多人,帶動相關中藥種植產業發展超過1萬畝。

    ●在徑口村成立了梅州首個村級農民夜校、梅縣區首個村級黨員教育示范點,園嶺村、灣溪村相繼建成農民夜校,舉辦13場次各類技能培訓,培訓貧困戶及村民近500人次。

    ●廣藥集團先后在灣溪、徑口、園嶺三村修建道路5條、修筑水圳6.2公里,安裝太陽能路燈301盞,建起通信信號塔1座、村民文化活動中心3個。

    【來源】南方日報·梅縣視窗

    【全媒體記者】黃韜煒

    【通訊員】曾健鋒 王利玲 譚獻之 張亦仕

    【作者】 黃韜煒